椼㟁陌

贵安
【我好像好久没更新了,文删的差不多了...】
您能来到这里是我的荣幸
可以把我当成树洞er真的可以的!
玻璃心/玛丽苏小公举/初二以下请不要找我,我真的雷这个范围内的大部分人,请谅解
圈名无数,lof很活跃,基本净土,当然我也不会去麻烦别人,要负也只有自己看得到
257369857企鹅号
扩了后基本很欢脱,是个活跃的孩子,如果对您说了些近况可能就把您看成了重要的人
主混mc本命herobrine
语cer/文手/半个画手
最近刚入黑子的篮球,赤司好感up
大概这么多



是rh!上不上色随缘吧反正我不想上【bushi】

想看着两个人并肩【?】很久了!不会画镰刀我死了【bushi】

人体参考p2

我个沙雕文手画什么画啊

对男孩子的衣服一无所知

深海の歌

 是很久以前码的了【?



嘿,我是一只鲸。
     如果翻译成你们人类的语言的话这也许是一篇不长的自叙,而你们能听见的只有若即若离的呜咽悲鸣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【你们在哪呢。】
      深海是寂静无声的,嘈杂的天际白波被深谙的盐水阻拦,化为波澜海面的律动,悠悠扬扬颤散了太阳,碎金般散落,灌彻却不及海底。海水?海水不是透明的吗?再清澈的东西,也有隐匿于深处的阴暗,就像死寂的海底终日不见日光,而微小的生物才有机会让别的生物注意到,再微弱的荧光也会化作熠熠光辉渲染深海的梦境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也许,等待另一只鲸的出现,需要的不过是时间而已。】
      我花费了一生的时间缓慢地与各个同类们相遇,初始,便只是凭意识悠悠哉哉唱着歌,向北而去,我交杂在一个又一个的相遇里,又带走了一个又一个的离去。
      我记得,我到过北冰洋,那里有最温暖的初遇,还记得在海底与其一起歌唱,游离在淡蓝色的浅海,一起喷出高高的水柱,惊得栖在背上的海鸟也冒冒失失地飞了起来。直到她被捕鲸船带走。
      喂,你们人类也有一片海吗?她有没有吃饱?有没有受伤?
      请善待她,因为我从她离去的歌谣里听出了悲伤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喂,你在听吗。】
      我今年,今年36岁啦,在你们人类口中已经是耄耋之年。看啊,他们在舞蹈,浅薄阳光微微蒙上一层金色光晕,朦胧了扭曲的身影,嘿,想为我送别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能看得见吗,离别前的泪水。】
       像是从未发生过一样,在流下之前就已消失不见,喂,该是离开的时候了,最后一次,再也没有相逢
       死亡像是老旧的电影胶卷,一张一张的画面在眼前呼啸而过,最后全都是她
       ... ...
       ... ...
       他们在我身边游离往返,吟唱着悲伤的歌谣,这深海的歌会悠悠晃晃传得很远,一直传到她在的地方
       天是蓝的,像是平静的海面
       她在那儿

是谁的呼唤

*大概是一点睡觉前想到的梗,私心rhr和ga【ga是客串!!】,极度ooc

*是复建吧...之前文删完了主页空荡荡【bu】,所以交一下党费,我想要评论!想涨粉!想要小红心小蓝手!【ntm】

*世界观...前面大部分是mc初始设定但是后面是现实设的er

*超级。短,流水账我快死了,逻辑非常不通,谨慎阅读【bushi

*以上注意事项,没话了


你有没有经历过这样奇怪的事


“Red Eyes”


是第几次了,没有任何预兆,耳边传来的声音在呼喊自己名字,说实话这种感觉真的给人带来一种极度诡异的意味,Red Eyes不由停下了脚步,蹙眉愣在原地。


那是谁?


“怎么了?”


Golden向前走了几步后才意识到Red的异样,回过头伸手在Red眼前晃了几下,眼底存有些许担忧,Red抬眸正色,思量着是否该告诉Golden而脑海中却不由记起一个名字。


“Herobrine。”


那是...那是?


意义不明的名字脱口而出,而在Red思考之时Golden却变了脸色,扯出一个微笑拽着Red向前走去。


“再不快点就来不及在晚上前找到食物啦。”


“说得也是。”


只不过是无意记起的一位故人吧,将要放下的思绪却挥之不去,而耳边像是近在咫尺之处谁的呼唤也愈发真实。


他说“Red Eyes。”


当日暮终究披上星辰,林间的木屋终究亮起橙黄灯光,摇曳橙明的火把,熔炉发出燃烧时木头迸裂的噼啪声响,Golden用铲子给熔炉中的牛排翻个面,提醒对倚在门口的Red马上就可以开饭了。


清冷月华注定驱散不了夜间游荡的亡灵,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,而火光人烟则变为那些非生命体聚集的信标,裂开可笑头颅的骷髅瞪着并不存在的双眼,黑洞洞的眼窝直盯猎物所在。


“我心情可没你想的那么好,识相的话快滚开。”


而人类的言语并不能被丑恶的怪物所明了,搭起弓的骷髅猝然松开了白骨组成的手,尖头箭矢拖曳着破旧泛黄的尾羽破空而来。


挥舞铁质剑刃在空气中划过将那箭矢斩为两半,趁那怪物尚未准备好第二支箭之时屈膝发力冲向对方,用手中铁剑将对方用力钉在其藏身的树干上,迅速拿出备用铁剑将利刃捅入后方意图偷袭的僵尸的胸膛。猩红瞳孔在月夜下尤而明耀。


“我过说了今天心情不好。”


Red侧身拔下钉在树上的铁剑,那团骷髅骨架立刻瘫倒为一堆乱七八糟的骨头,拔下刺入僵尸体内的铁剑挥下将绿色液体甩净,转身将要迈步走向小屋之时,那个声音再次响起。


“Red Eyes”


悲切的,祈求着什么。


而一支箭矢在失神的Red脸侧划过进而直直射中向他扑过来的一只僵尸,Golden站在门前,看着来不及反应的Red大吼


“你在想什么啊?快点回来吃饭了!”


Red Eyes和Golden是兄妹,从很久以前...?有多久了呢?久到他们自己都遗忘了,他们便生活在一起了,相互照应着,倒也活到了现在。


吃过饭,就各自上床睡觉。


陷入浅眠的Red逐渐感觉到...有人在看着他,睁开眼时第一个想法是


“他有一双白色的双眸。”


Red终是决定告诉Golden,这是他最后也是唯一值得信任的人,Golden叹了一口气,眼神复杂地望向了Red。


“你该知道了。”

“你也该醒了。”


意味不明的话语伴随着脑后的钝痛传来,眩晕之感迫使Red倒在地上,最后看见的只有手持木棍的Golden冰冷的目光。


“你该醒了。”


再次睁开眼,Red被绑在了椅子上,背对着湖水,而Golden站在他面前,在他作出任何反应之前先启言。


“他很想你”


“你为什么不肯接受...我已经死了的事实啊!”


震惊是需要时间的,在短暂的呆滞后无数疑问炸响在脑海,而没等到问题问出,那个拥有金眸的女孩笑着将他推向湖中。


倾倒,失重,进入水中的窒息,和最后看到的,Golden支离破碎的微笑。


就像在水中看阳光一样,被切碎的金色折射出温暖的色调。


“我也能梦到Alex。”


“虽然不甘心,但已经是离开的时间了。”


当Red睁开眼时那双令人心安的白眸低垂着阴沉地等待着。


就算耗尽一生也毫无怨言。


“Herobrine。”


"放手,我喘不过气来了。"


闻讯赶来的Steve扬着笑脸大声说着自己的挚友怎么会那么容易死掉,而他并没有带着那个绿眸的女孩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手捧鲜花的Alex站在墓地里一块新的白色墓碑前,将那一束金色的花朵摆放在墓前,她说


“谢谢”


从树的枝叶间漏下的金色阳光轻柔地洒在那个名字上,像是谁的不舍留恋

现在不看我主页估计没人认识我了orz告辞

搬运就不打tag了叭【你以前也都没怎么记得打tag好吧?】

《离时玖雨》【柳白篇】(一)

呵,人设用文言文就一定是古风?太天真(……)我要创造出小说界一股泥石流(……不是)文中弥玖不是我啦,这里cn猫屋
新的一年总要开个巨坑(然后不填)【……请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1)
弥归玖时,琉璃巷深。
落夕医馆又迎来了打烊的时间,酉时。
“哟,璃归,稀客啊”柳白低垂着眼眸手执纸页陈旧的古书,嘴角牵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浅笑,昏黄的灯光为她涂抹上氤氲的色彩,并没有对三楼窗边出现的少年身影感到诧异的样子,甚至连目光都只停留在书页上就报出了来者的姓名
“难道不是你说现在过来就告诉我你的故事……还有她的现状吗?”翻过窗拍拍身上的尘土,狐疑地盯着对方
“倒是我失礼了吗,那么,远道而来的驱魔人,您想先听哪个呢”意料之中的反驳,柳白合起书页,目光第一次落在这个似乎还是青涩少年的“人类”身上
“先说说你的事吧”璃归掏出了卷轴
“我的……事吗”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2)
万物伊始都是混沌的,这是柳白最初的记忆
接着盘古开天辟地,又混乱了几百年,浊者下沉化为地,清者上升成为天
开始有了生灵,有了人类,自然也有了感情进而衍生出仇恨,嫉妒和欺诈
不知不觉间千年已逝,生于天地间的柳白修得人形,而又无生死之忧,闲暇之余总爱琢磨些药草的用途疗效,竟也成为一个小有名气的医女
然而有了优秀便会招来嫉妒,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
开始有传言柳白是个巫女,倚仗巫术摄取人的生命来保持自己的容貌
有这种流言也无可厚非,毕竟都几十年了她的容貌一直未变
所生活的村中人开始畏惧她,远离她,直到有一天亲手将她绑上周围堆满木材的木桩
火刑
点火之际一片绚丽,将她的双眸映得一片潋滟

毫无征兆地,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阴云密布落起蒙蒙的细雨
天道不想让她死,她就不能死
她被赶出了村子开始流浪,每到一个新地方便用一个新的名字,新的容貌
她还是那个救济世人的医女
却不再是那个柳白
直到那天,她遇见了她
她叫做弥玖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TBC

先更这么多吧,顺便柳白身世奉上
柳白
以天为父,地为其母,生于万物之间,失于涂炭之时,至此,无着无落
百年已逝,知之者寥寥,或闻玖时山琉璃巷,一医女名曰柳白,凡杂症错综,其必解之,医术莫及,而慕名求医着数矣
/无生,不死,悲之,积行/天道有曰
\既生,安亡,何悲,世间\其答曰
此后诛年,仙班之位,无之
――《妖名录·地界·灵》

在筹划长篇啊……人设什么的先发上来(?)
柳白
以天为父,地为其母,生于万物之间,失于涂炭之时,至此,无着无落
百年已逝,知之者寥寥,或闻玖时山琉璃巷,一医女名曰柳白,凡杂症错综,其必解之,医术莫及,而慕名求医着数矣
/无生,不死,悲之,积行/天道有曰
\既生,安亡,何悲,世间\其答曰
此后诛年,仙班之位,无之
――《妖名录·地界·灵》